<var id="7jtln"><video id="7jtln"></video></var>
<menuitem id="7jtln"></menuitem>
<cite id="7jtln"></cite> <cite id="7jtln"><video id="7jtln"></video></cite>
<ins id="7jtln"></ins>
<menuitem id="7jtln"><dl id="7jtln"></dl></menuitem>
<var id="7jtln"><video id="7jtln"><thead id="7jtln"></thead></video></var>
<var id="7jtln"></var>
<cite id="7jtln"><span id="7jtln"><thead id="7jtln"></thead></span></cite>
<var id="7jtln"></var>
<cite id="7jtln"></cite>
<var id="7jtln"></var>
分享到:

十年后再回談判桌,拜登普京面對面 美俄關系卻仍難“破冰”?

十年后再回談判桌,拜登普京面對面 美俄關系卻仍難“破冰”?

2021年06月16日 00:01 來源:中國新聞網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中新網6月16日電 (卞磊)當地時間6月16日,美國總統拜登在其歐洲之行的最后一站瑞士日內瓦,將迎來他擔任美國總統以來,與俄羅斯總統普京舉行的首次會晤。

  事實上,10年前,還是美國副總統的拜登就曾與時任俄羅斯總理的普京,在莫斯科進行過面對面會議。當時,拜登稱,美國希望以反映兩國共同利益的方式,“重新設定”美俄關系。

  如今,兩人又將坐到談判桌前。但這一次,雙方若想僅僅通過一場領導人峰會,就讓陷入低點的俄美關系取得本質性突破,卻似乎“不太可能”。

資料圖:2011年3月10日,普京和拜登在俄莫斯科會面。
資料圖:2011年3月10日,普京和拜登在俄莫斯科會面。

  “老對手”再交鋒,

  這些議題將擺上談判桌……

  日內瓦時間6月16日13時(北京時間19時),俄美領導人峰會將正式開始。

  據俄總統助理烏沙科夫介紹,普京和拜登的會談將由一次小范圍會談和兩次大范圍會談三部分組成,期間將有茶歇。

  至于會談持續多久,烏沙科夫稱,“一切取決于討論進行的情況,以及兩位總統的心情、哪些問題占用的時間會比我們計劃的長。”

  一位熟悉美俄峰會籌備情況的消息人士稱,談判計劃進行近5個小時。

  另外,根據美俄雙方的預熱放風,此次會晤議題十分寬泛,涉及到雙邊關系、戰略穩定、軍控、熱點地區沖突調解、反恐、新冠疫情、網絡安全、人權、環境保護等各領域。

資料圖:美國總統拜登。
資料圖:美國總統拜登。

  美俄關系最低點時的會晤,

  “調門兒”一降再降

  峰會前夕,美俄關系持續緊張,制裁戰、口水仗幾乎成為常態。普京和拜登日前先后表示,美俄關系正處于“近年來最低點”。

  中國社科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研究員張弘在接受中新網記者采訪時稱,美俄關系處在一個“較為危險的境地”,這是促使“普拜會”舉行的主要原因。

  普京曾表示,此次會晤目的是改善雙邊關系;拜登也說,會晤旨在尋求雙方關系的“穩定性”和“可預測性”。不過,美俄雙方在峰會前仍持續釋放消極信息。

  對此,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美國所助理研究員孫成昊解釋稱,對美國來說,美國國內“反俄仇俄”情緒未消散,盡管拜登沒有前總統特朗普“通俄門”的包袱,但他執政以后,包括指責俄干涉美國大選、指責俄參與黑客攻擊美國行為等,“讓拜登沒辦法在外交上對俄展現太柔軟的身段”。

  “俄羅斯其實也是一樣的”,孫成昊稱,由于美國對俄的外交施壓、經濟制裁一直以來都是層層加碼,在俄現行治理模式下,不可能對美國有緩和的姿態,俄羅斯的國內政治也決定了普京不可能對拜登過度示好。

  不過,多方預測,美俄雙方將在非核心利益方面達成合作,包括氣候變化問題、抗擊新冠疫情問題等。張弘稱,“美俄之間可能在這些領域達成一定共識。通過非核心問題來營造或者恢復這樣的對話,我覺得才是這次會晤的最主要目的。”

資料圖:俄羅斯總統普京。
資料圖:俄羅斯總統普京。

  歐洲行最后一站見普京,

  拜登在給自己“打氣”?

  此次拜登與普京在日內瓦的會晤,是拜登歐洲之行的最后一站。在此之前,他先后出席了G7峰會、北約峰會和美歐峰會。

  在張弘看來,“先盟友、后競爭對手”,這個順序是正確的。

  “通過三場峰會,為拜登與普京見面提供強有力的聯盟外交的支撐。實際上,美國是代表著西方陣營與俄對話,這樣它在地區安全問題、區域經濟合作問題、在意識形態和價值觀上,至少已經有了所謂的‘聯盟的聲音’,超越了美國本身,部分代表了歐洲立場。”張弘指出。

  孫成昊也表示,這樣的行程安排是“精心設計的”。若拜登提前跟普京有來往,首先他心里沒底;其次,拜登也擔心歐洲盟友認為,美俄會采取這種“越頂外交”的方式,達成一些不利于歐洲的安排,這對于拜登鞏固跨大西洋關系也是不利的。

  “對話”已是最好的結果?

  俄美或難在關鍵問題上實現突破

  早在1985年,美蘇領導人就曾在日內瓦舉行過峰會,且那次雙方會晤被視為是兩國走出冷戰的轉折點。不過,對于此次峰會的結果,外界普遍不樂觀。

  張弘指出,首先,美俄在俄反對派人士納瓦利內事件上分歧重大,而這“屬于俄羅斯的‘紅線’”,俄一直反感美西方對于俄內部民主事務和政治事務的直接干涉。其次,是“安全紅線”,美國為首的北約國家在巴爾干半島和黑海地區的頻繁活動以及前沿部署,威脅到了俄西部安全。

  孫成昊還提及美俄之間更具體的矛盾——制裁問題。俄在經濟上最關切的是,美國什么時候可以把制裁取消。但首先,美國國內“反俄仇俄”的情緒高漲,國會不可能在這種狀態下取消對俄制裁,而拜登政府在制裁上至少沒有太多籌碼。

  總的來說,專家預測,這次峰會很難讓雙方在關鍵問題上實現突破。

  孫成昊指出,美俄在氛圍上會有一些局部的改善;此次會晤將可以讓大家對美俄關系有“更加穩定的預期”。張弘則稱,盡管峰會不能達成突破,但不意味著未來美俄不能實現經常性對話。這種大國的經常性機制性一旦恢復,對俄羅斯十分有利,有助于俄羅斯打破西方對其外交孤立。

  “兩位領導人會就很多事情爭論不休,但對話會繼續下去。”美國前總統喬治·W·布什政府的駐俄大使亞歷山大·弗什博指出,而這是“人們能想到的最好的情況”。(完)

【編輯:董寒陽】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一级特黄夫妻生活片 - 视频 - 在线播放 - 影视资讯 - 色三级